【奴隶社会】

發布時間:2018-04-27   點擊量:933
公元3050年,第三次世界大战终于爆发,战火在十五个月的时间里席卷了全球,毁灭了大片的文明,只留下一片焦土。 幸存下来的人们组成了世界政府,争取缔造新的和平。 而首当其冲的,便是解决了战争的根源,欲望。 对权力的欲望,对金钱的欲望,对异性的欲望。 人类不可能是完美的,任何人的欲望都是伴随其一生的,懂得控制欲望的人,被称作圣人,无法控制欲望的人,被称作败类。 世界政府控制下的公民,一出生就根据DNA分组被规划好了将来,这种分组是世界政府在战后五十年的时间里根据无数的经验和实验,终于研制成功的,能够根据一个人DNA的排列,判断其将来的发展性,性格,以及最适合的行业,担任的职位,甚至配偶都可以确定。 并且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加融洽,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最大的才能,得到最适合自己的职位、环境、财富,而且,性爱已经成为公民生活中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对现如今社会的和谐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靠着DNA分组,人类平静地生活了一个多世纪的时间。 而那些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罪人们,被封闭在一个以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为蓝本制造的虚假的世界中,他们全部被洗脑,以为这个世界便是真实的世界,他们的大脑中被植入了芯片,以便于管理,他们的子孙后代也依然如此。 这个封闭的区域被称之为乐园。

你问我为什么这么做?

这些罪人原本是要被处决掉的,但是当时的大总统高瞻远瞩,提出了这项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大计划--乐园计划。 世界政府复苏了一项已经被废止达数十个世纪的族群--奴隶。 乐园本身便是一个盈利巨大的娱乐设施,前来娱乐的人络绎不绝,而一旦挑选到喜欢的人,马上就可以办理简单的手续,将其带离乐园,成为你的专属奴隶。 而我,就是乐园的掌管者。

这里是我的乐园。

「请注意,您手腕上的控制器一定不能离身。」我向大总统的二公子详细的介绍着在乐园中娱乐时应该注意的事项。 「这样,乐园中的奴隶就无法伤害您。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条,请不要引起骚动,超大规模的修改记忆,会让乐园的中央电脑忙个不停,我们很有可能不得不将乐园关闭一段间。」好在二公子冰雪聪明,带好控制器,就一溜烟的跑去享受了。 上次大公子来的时候,将一个正在直播的综艺节目的漂亮女主持在舞台上强女干了,虽然他带着控制器,而没有被周围的群众,和冲上来的保安攻击,而是足足被围观了两个小时,那个女主播也被他干的奄奄一息,这件事导致乐园关闭了一个星期,才将和这个时间有关的所有知情人脑中的情报删改完毕。 不管怎么说,乐园虽然是个娱乐设施,但是目前正向着高消费高水平的层次发展着,乐园内的民俗和流行的风潮也受到中央电脑的限制,一直处在十分闭塞,十分保守的层面上。 这无疑是有着巨大潜力的,试想,在性爱已经如此普及的当今社会,处女简直就是比外星人更加稀少的东西,很多女性还没有成年,就已经失去了处女,而她们第一次的对象,则大多是自己的家人,或者性爱实习课的指导教师。 而这个充满了保守风潮的乐园,简直就成了载满珍馐美味的乐园。在中央电脑的巧妙控制下,这里的奴隶们认为性爱是只有在结婚之后才能够进行的,不然就是肮脏的,堕落的。 也因此,大多数的未婚女性都保持着处女之身,这对那些寻找新奇事物的高官和大款们来说,无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随着乐园的发展,目前的乐园已经逐渐不对一般公民开放,一般的公民想要得到奴隶也只能去商店街或者网上订购了。 送走了我今天唯一的客户,设置好主电脑的程序,我离开了乐园的中央控制室。 乐园的工作人员只有我一个人,其他的都是靠着中央电脑的控制运作着,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员工,却有着无上的权利。 漫步在乐园的街头,看着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我心情为之一振。 已经很久没有放松一下了,不如就去乐乐吧。 我是个随性的人,没什么固定的爱好,既不像那些脑满肠肥大腹便便的怪叔叔们一样喜欢幼女,也不像那些长不大的富家子弟喜欢熟女,我则是随机的搜寻,遇到看着顺眼的、能让我兴起欲望的,就选定。 本来,这里的奴隶都是世界政府的财产,尤其是处女,更是天价的财产,每个来乐园的游客都是由电脑跟踪收费的,处女的价格高得离谱,很多资金不是雄厚的游客,按倒了自己想上的女奴隶,分开大腿的时候才发现那片薄薄的薄膜,只得灰溜溜的放过那个女奴隶,这样的好戏我不知道看过多少出了。 如此贵重的财产,我自然是不敢贸然出手的,不过我只有一个人,看着这个数千万平方公里的乐园,这点特权还是受到了默认的,就算我每天都干处女,乐园中处女的整体基数也不会变,我甚至连其中的零头都解决不了,而我手腕上的控制器就是拥有着乐园中最高权限,可以小面积的控制乐园内奴隶脑部的芯片,而不必通过中央电脑。 在繁华的街道上溜达着,我的目光在周围擦身而过的女性身上扫来扫去。 因为控制器的关系,周围的奴隶们都没有注意到我,自顾自的行走着。 虽然在中央电脑的控制下,乐园的女性奴隶整体素质都很高,可是看的多了还是会出现视觉疲劳。 尤其是中央控制室附近的几个市区更是我居住得最久的地方,毕竟由于乐园只有我一个人看管,光速列车并没有配置到所有的城市,所以我一般不会离开中央控制室太远,以防止无法接待客人。 唉,溜达了大半圈,还是没什么收获,想想上次在欧美区找到的那个白人女孩,我抓着她金色长发,将鸡巴插进她喉咙的时候,她微微隆起的小胸部因为干呕剧烈的欺负,纤细的四肢拼命地挣扎着,感觉真是美妙。 可是现在二公子现在还在乐园,如果我贸然离开,他来主控室找我就麻烦了。 打定主意,我还是继续在街上溜达着,眼光继续在那些环肥燕瘦中挑剔地扫视着。 这时候,一辆红色的保时捷跑车停在了路边,一个穿着时尚,一头黑色长发的年轻女性打开车门,从跑车里走了出来。 这个女奴隶并不十分的漂亮,二十多岁的年纪,但却拥有着一副凹凸有致的身材,胸前的双峰几乎裂衣而出,随着她的动作颤动不已。 她的脸上却冷冰冰的,对于这条街道似乎没有一丝的好感,呈现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她在周围人火热的目光里走进了市中心最大的金店。 我闲来无事,也跟了上去。

金店大堂里,一对对的情侣们正挑选着心仪的饰品。她直接叫来了金店的经理,挑选着金店保存的最昂贵的首饰。 我坐在一边柜台边的椅子上,拉过身边一对情侣中的年轻女性,双手从她的衣服下面伸进去,握住了她圆滚滚的乳房,肆意的揉捏着。 因为控制器的关系,我怀里的女性虽然有着被揉捏乳房的正常反应,但却如同根本没有发现我的存在一般,娇喘着和他的男友亲亲我我的聊着天,而她的小男友还在一枚枚的仔细观察着放在面前的戒指,并且时不时的回过头,问我怀里的年轻的女性的意见。 终于,小男友挑选出了满意的戒指,站起身,来到我们身边,无视她赤裸着上身的女友正激情的和我接吻,丰满的小乳房在我手中变成各种形状,他拉起自己女友的手,将戒指戴在女友的手上,询问着女友的意见,怀里的年轻女奴隶抬起头激烈的喘息着,没有管嘴角流下的唾液,点了点头,甜甜的和自己的男朋友说着情话。 我拉下她的裙子,滚圆的小屁股被肉色的丝袜紧紧地包裹着,两腿间被黑色内裤紧紧包裹的阴部黏稠的一塌糊涂,水渍已经流到了大腿上。 她的小男友被她的情话忽悠得晕乎乎的,大方的答应帮她再挑选一条项链,女奴隶满脸酡红,双眼迷离,在我的手指隔着丝袜和内裤接触她阴部的时候,浑身一震,扬起白皙的脖颈,双腿绷紧,嘴里发出一声尖叫。 敏感的小家伙,我呵呵一笑,撕开她的丝袜,拉开她的内裤,手指缓缓插入了她的阴道。 她的阴道很湿滑,而且很热,蠕动着紧紧裹着我的手指,我继续向前探索,和预料的一样,触碰到了一片薄薄的薄膜。 我没有戳破,只是轻轻的来回抽动,大拇指沾着淫水,慢慢地插进了她的肛门,另一只手依旧揉捏着她的乳房,轻轻揪着乳头。 伴随着我的进攻,女奴隶的浪叫声逐渐大了起来,淫水涟涟,一泻千里,达到了高潮。狂流而出的淫水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小男友挑选了一条造型可爱的项链,来到我们身边,询问她的意见,恰巧我将满是淫水的手指伸到她的嘴里搅动,她一边舔着我的手指,一边口齿不清的说着喜欢,最喜欢你了之类的话。 本来我的鸡巴已经硬了起来,正准备放下怀里坐在我腿上的女奴隶,掏出鸡巴来先过过瘾的功夫,那个开着保时捷跑车的女奴隶已经选好了首饰走了过来。 唉,为了主菜只能先放弃开胃菜了。

放开怀里的女奴隶,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嘴边还留着唾液,腰部一下一下的抽搐着。 小男友蹲下身子,将项链戴在女奴隶的脖子上,红着脸亲了女奴隶一下,女奴隶呵呵的笑着,用沾满自己淫水的嘴巴亲吻着自己的男友,就那么脖子上挂着胸罩,膝盖上挂着内裤地和她的小男友沉浸在两人的幸福中。 按了一下控制器,这里的事情,中央电脑会替我办妥,所有当事人的记忆都会得到妥善的删改,我没有戳破那个女奴的处女膜,只需要几秒钟,就可以将刚才的事情抹去,不会留下后顾之忧。 跟着开着保时捷红色跑车的女性来到她的跑车边,跟着她上了她的跑车,她丝毫没有一丝的差异,仿佛我并不存在一般的启动了跑车。 其实我大可以在一开始发现她的时候就把她就地正法,直接把她按在金店大堂的柜台上操她,但是这么做太没情调了,正餐,一定要好好吃才对。 在保时捷跑车上,我没有对她动手动脚的,毕竟,我可不想死于车祸。 她取的首饰随意的丢在跑车的后座上,我回过身翻了翻,那些饰品奢华的程度足以让一般的奴隶们为之疯狂,可是她却似乎根本不在意。 「去哪啊?」我问她。

她自言自语地说:「去公司。」

「你应该回家。」

她叹了口气,好像很疲惫似的活动了下肩膀,然后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小刘,我不回公司了,我累了,对,样品在我这,明天我再带到公司去。」「回家去,好好睡一觉。」她念叨着,调转了车头。 我点击了一下控制器上的按钮,我面前一个只有我看得见的屏幕无声的打开。 我将控制器在她的头部附近一扫,面前的屏幕上马上出现了识别码。并且罗列了她的资料: 奴隶识别码:FUJG259880004122陈丽娟女22岁168CM49KG 飞马设计公司设计总监。

家庭成员:父 陈海涛 JGIK25920004141母 王红 KHT45802248963性取向正常。性冷淡。处女。 性冷淡?有点意思。

我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看了看身边这个惹火的美人,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正撩拨着我的神经。 等下有得你享受的,我的小美人,我强迫自己移开自己的目光,编织着接下来的好戏。有的时候,免费的玩多了,就需要点刺激的。 车子慢慢的开进了富豪小区,停近了一栋别墅的车库。 我跟着她走进了别墅,她一进门就脱下了鞋子和外套,穿着拖鞋直奔浴室,准备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却不知道,我的剧本的大幕已经徐徐拉开。 我脱掉身上的衣服,让这些碍事的布片不再束缚我的身体,赤裸着身体跟着她。 陈丽娟刚拉开浴室的大门,一阵让人脸红心跳的销魂叫声就传了出来。 「…叔叔,您…舒服吗…小雨…的骚逼…舒服…嘛?」「…干死你,干死你,…叫你老公骂我…干死你这个骚货……」「小雨真乖啊,恩,叔叔舒服死了,小雨的骚逼真舒服…」「…恩…啊…干死我这个骚货吧,…小张…用力…干我…我是骚货…」只见她的父亲正舒服的泡在热水里,一个年纪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正坐在陈海涛胯间,双手扶着陈海涛的胸口,小屁股卖力的起伏着。而她的母亲陈红则跪在一边,撅着屁股,舔舐着陈海涛和女孩相结合的地方,她的屁股后面一个壮年的小伙子正疯狂地操着,青筋暴起的鸡巴快速的出入陈红红褐色的阴唇。 我想陈丽娟看到这样的场景一定会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吧,而且这两个人她应该都认识,那个年轻的女孩,是她家邻居的女儿,平时文静的很,和别人说个话也会脸红,此刻却在主动的用自己的阴道套弄着陈丽娟父亲黑红的大鸡巴。 那个年轻人是陈丽娟父亲的司机,平日里保守他父亲的欺凌,今天却搂住王红的屁股疯狂地操干着。 这么一副画面,虽然在外面的社会是稀松平常的,但在乐园里还是很有趣的吧? 陈丽娟站在原地惊呆了,站在她身边我都听得见她清晰的心跳声,几秒钟后,她身子一歪,瘫坐在地上。 王红似乎发现了自己的女儿的到来,丝毫不顾及自己的的现状,慢慢地向陈丽娟手脚并用的爬来,她的身后,那个年轻的司机也跟着她的速度,一边向前走,一边继续挺动着自己的腰部。 看着自己的母亲被家里的司机搂着屁股疯狂地抽插,还一脸沉迷,一边发出浪叫,一边向自己爬来,陈丽娟几乎要疯了,这哪里还有她母亲端庄贤淑的样子? 她长大了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丽娟……回来了…怎么样?啊…好大……工作…恩…辛苦不?」王红终于爬到了陈丽娟面前,承受着身后司机小张疯狂的冲刺,伸出一只沾满了淫水的手掌抚摸着陈丽娟的秀发,呼吸急促的问。 「啊,…陈…陈姐……姐!」小雨转过头,满是汗珠的小脸上全是骚媚的风情,看到陈丽娟高兴地叫道,扭动着小屁股的速度都加快了几分:「陈姐姐…啊…陈叔叔…的…好大……啊啊…小雨好…舒服…要…要到了啊啊啊啊」到达高潮的小雨就像断了线的木偶,无力的瘫倒在陈海涛凸起的啤酒肚上。 「哦,丽娟回来了啊,恩…真紧…小雨来玩了哦。」陈海涛托着小雨的屁股起身出了浴缸,一边继续抽插一边走了过来。 原本因为高潮失神的小雨晃动了两下上半身,忙用双手搂住住了陈海涛的脖子,两双白嫩的小腿挣扎着想勾住着陈海涛的腰,却因为陈海涛肥胖的腰身无论如何也无法得逞,只得用力的夹着陈海涛满是肥肉的腰,小嘴里声嘶力竭的叫着。 「小姐……恩…恩……您…回来了……我…我要射了!」小张也向陈丽娟打招呼。 伴随着小张充满野性的喊叫,一股股的精液射进了陈红的子宫,陈红尖叫着翻起了白眼,瘫倒在地上,撅起肥大的屁股,腰部一下一下的痉挛着,小张拔出鸡巴一下瘫坐在地上。 小张的鸡巴才一拔出来,大股的白色精液就从王红的阴道里流了出来,分量十足。 「没用的东西…恩…小雨的骚逼…水真多…才射了四次…就不行了…?」陈海涛白了一眼小张,托着小雨的屁股一上一下的快速耸动着。 「你们,你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嘛?」陈丽娟背靠着浴室的门尖叫道。 「丽娟…恩…你怎么了?」

「陈姐姐…啊…啊啊,又要到了…陈姐姐今天…怎么…啊啊…怪怪的?」「小姐,你没事吧?」陈丽娟急促的呼吸,空气中淫靡的味道被她吸入了不少,她震惊之余感觉到脸上十分的燥热,胯下两腿之间甚至产生了一丝热流。 但一瞬间她觉得那是十分之肮脏的,她手脚并用的想爬出浴室,却跌倒了,她回过头,只看见趴在地上撅着屁股的王红正拉着她的脚踝。 「丽娟,你怎么了,这有什么奇怪的?上周末你爸爸去你的公司看你,不是还在你的介绍下顺便操过你的秘书小刘了嘛。」王红趴在地上,肥硕的乳房在身下的瓷砖上被挤压成各种形状:「你都这么大了,既不让你爸爸操,也没被别人操过,妈妈可是很担心啊。」「是啊…哦…你妈妈…可是…很担心的…不如…今天就让…爸爸操你吧…哦哦,小雨…叔叔要射了…」「啊啊啊啊…射进来了,叔叔…的…精液…射进来了!!」小雨在陈海涛滚烫的精液的刺激下再次达到了高潮,全身剧烈的痉挛,最后竟翻起了白眼。 在众人目光的注释下,陈丽娟一阵的眩晕,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