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暴女警的快乐】

發布時間:2018-04-27   點擊量:970
“杨队长的节目结束了,现在我们先休息一会儿,等一会儿再看方警官的节目。”

监视器被关上了,顾老三转向了被捆绑在刑架上的赤裸的女警官,手中拿着一个电动假阳具。赵剑翎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恐惧,闪烁的目光又在瞬间转为了坚定,准备承受即将开始的凌辱。

男人按动了按钮,绑着赵剑翎脚踝的铁杆向上翻折成竖直的角度,两条修长的玉腿被迫抬了起来,连臀部都被抬离了刑架。随后,顾老三把手中的电动假阳具插入了她那红肿的阴部。

就在电动假阳具的开关被打开的瞬间,精锐的女警官被捆绑的裸体如同触电一般疯狂地抖动了起来,白皙浑圆的臀部随着剧烈的挣扎不停地颤抖着,低沉的呻吟声不断地响起。

“呃!呃!啊!呃!”

精锐的女警官自从被俘之后,每天都会遭到歹徒的强行凌辱,阴部被电动假阳具插入的次数也很多。歹徒们对她的蹂躏有各种目的,有时是审讯时的用刑,希望审问出周老大银行账户的密码;有时是对她意志的打击,希望从精神上征服她;有时则纯属发泄性欲,事实上赵剑翎这样气质贞洁、武艺高强的女刑警正是极佳的凌辱和强奸对象,某种意义上比美貌绝伦的杨清越更略胜一筹。

但现在,肯定是属於发泄性欲。但女警官如果产生丝毫的破绽,顾老三也一定会抓住机会从精神上将她彻底征服。赵剑翎试图用自己坚定的意志去支撑着自己敏感的身体,阴部传来的刺激瞬间已使她的身体处於崩溃的边缘。

无疑,这种不屈是她最为吸引人的地方。比起其他的女刑警,她不仅没有在男人的强奸下产生快感和性欲,即便是身体在屡屡崩溃的状况下,她依旧保持着那独有的冰清玉洁的气质,如果给她穿上衣服,从举止、表情、气质上看,一定会让别人以为她是一个处女。

顾老三的双手起先托着她那不停颤抖的玉臀,感受着她的臀部的柔软,随后手指渐渐地划过了她那纤美的腰身,抚过性感的肚脐,直扑那胸前挺拔的双峰。

顾老三是凌辱和强奸赵剑翎次数最多的男人,他对这个精锐的女警官的身体可谓极其熟悉。他清楚地知道赵剑翎的抵抗的特点,也清楚地知道使她的身体崩溃的最为有效的方法,更何况现在她的身体的敏感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被擒的时候,“啊!住手!啊!不要!啊!”

男人的手指触及了那如一个小硬币般大小的淡淡的乳晕,指间挤压着娇小的胸尖。女警官敏感的乳头被男人侵犯,她的呻吟变得更为剧烈,原本支持着下身的意识瞬间集中到了上身,身体就在此时崩溃了。

清秀的脸庞左右摇摆,披散的秀发微微飘荡,尖挺精致的乳峰在顾老三的揉捏下不停地变换着形状,电动假阳具则完全支配了女警官的阴部。

“啊!不要!啊!啊!别这样!啊!”

精锐的女警官只能再度退守最后的防线,剧烈的刺激冲击着她的神经,她努力地集中着自己的意识,不让自己产生出任何性欲和快感。她的挣扎是那样地剧烈,呻吟也完全变得语无伦次起来,女刑警的尊严已无瑕顾及,在歹徒暴力实施的强行凌辱之下被彻底地剥夺了。

当电动假阳具被拔出来的时候,上面已经沾满了黏稠的液体,而淫水正源源不断地流淌在白皙的大腿上。顾老三迎着她那清澈的目光,把自己的生殖器插入了那彻底崩溃的玉体。也许是练武的缘故,即使是被奸淫了无数次,女刑警们的阴道没有明显的松弛,尤其是赵剑翎,和处女时没有什么两样。

即便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也无法承受这可怕的冲击。近乎於完美的裸体疯狂地扭动着,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分外凄惨,男人沉浸於征服赵剑翎的乐趣之中……监视器再度打开了。

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被捆绑在刑架上强奸了六次,晶莹的汗水布满了标致的裸体,精液已经乾涸了,但淫水依然从阴部泉涌而出。顾老三拨开了黏在女警官秀气的脸庞上的几缕秀发,随即猛抽了两个耳光,使得赵剑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赵警官,被捆绑起来强奸的滋味怎么样呀?哎哟,我倒忘了,都这么多次了,你早该熟悉这种滋味了。哈哈哈!”说着,顾老三淫笑了起来。

赵剑翎似乎完全从强奸中恢复了过来,再度体现了女刑警的尊严:“卑鄙!你们用这种手段,一定不会有好下场。不用妄想到周老大的密码。”

顾老三道:“没关系,你就好好看看吧。现在是方凌霄警官警官,顺便告诉你一句,这次出场的嫖客可是东南会的邓老板。”

听到东南会,赵剑翎不禁颤抖了一下。东南会也是一个贩毒团伙,曾经到C国活动过。虽然极尽隐秘之能事,还是有一次露出了马脚。方凌霄也是国际刑警处驻东南沿海办事处的优秀女警官,赵剑翎的得力手下。当时就是她无意中发现了东南会的交易,竟以一人之力击败了有十多人的歹徒,只有少数人最后逃走。

监视器上,人丛涌动,搏斗已近尾声。一个年轻女郎奋力地挣扎着,但双臂已经被反剪到了背后,两个男人死死地按着她的肩膀。另一个人不停地用拳头重击着她的腹部,使得女警官的身子不停地弓起。

方凌霄的穿的比杨清越更为规整一些,但状况却比女刑警队长更惨。她的上身是一件短袖的白衬衫,却已经被汗水湿透,黏在身体上,几乎成了透明的。她的下身是蓝色的短裙,但已经被人掀到了腰部,没穿内裤的下身完全暴露着。另两个男人一手按着她赤裸的臀部,一手搂着她的玉腿,不仅消除了她双腿的反抗余地,更是随意地凌辱着女国际刑警的重要部位。

即便处於这种可怕的状况,方凌霄依然给人一种风姿绰约的气质,她那妩媚的脸上带着英气和高傲,面对困境却不失泰然的神态。

女国际刑警被男人们架到了一张椅子上,一条绳索将她的上身结实地反绑了起来。她的腿被人抬起,赵剑翎才看到歹徒们还给方凌霄穿上了白袜和黑色的皮鞋。但鞋袜马上就被男人们七手八脚地剥去,两只光脚被空中垂下的绳索吊住,随即掠起的短裙也被男人们扯去。

方凌霄的双腿被迫分开着,线条优美的玉腿、纤秀的赤足都呈现在了男人的面前,甚至连阴部都在白衬衫的下摆之下袒露着。透明的白衬衫紧紧地贴着她的玉体,碗状的乳房上,红艳的两点紧紧地顶着衣衫,十分清晰。

其中一个人看神态似乎是头领,大概就是邓老板了。只见他一手抹去了嘴角的鲜血,一步步走上前。显然他在刚才的搏斗中吃了大亏,方凌霄看着男人走到了她那被分开的双腿之间,却依然保持着镇定。

邓老板冷笑道:“方警官,真没有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大名鼎鼎的女国际刑警竟然沦为了妓女,向我们这些嫖客提供特色服务。哈哈哈!”

方凌霄冷冷地看了邓老板一眼,没有任何回答。

邓老板一把抓住了女国际刑警的衣领,衬衫领口的扣子在搏斗中被扯掉了,衣领已经敞开,乳沟和一部份胸肌赤裸着。但男人却无法从方凌霄的眼中看出丝毫的动摇,这一方面由於她的身体已经被无数人窥视过了,再多几个也是一样;另一方面是她整个下身都已经裸露了出来,再露出上身也不能进一步打击她的意志,更何况她本身就是一个坚强的女刑警。

衬衫的衣扣在邓老板的奋力拉扯之下全部绷飞,上衣顿时被剥到了肩膀上,裸露出丰满的乳房和雪白的腹部。邓老板接过手下递上来的皮鞭,用鞭梢轻轻地戳着方凌霄的乳房。

事实上被擒的几个女刑警中,除了对赵剑翎进行严刑拷打时只用棍子,其余的人都遭到过歹徒们残忍的鞭刑,但顾老三有一种神奇的疗伤药,对於鞭刑留下的伤痕效果很好,在数天之内就可以完全复原。最近几日考虑到即将把几个女刑警用作妓女,因此没有再施会留下伤痕的鞭打。此刻,方凌霄知道可怕的拷打又将落到自己刚痊愈的的身上了。

赵剑翎看着镜头,明亮的双眼中充满了怒火。邓老板并不急於拷打方凌霄,而只是用鞭梢不停地捅着她的双乳,并不时地划过红色的胸尖。

女警官一双丰盈的乳房被捅得不停地颤动着,乳头也渐渐地变得坚硬起来。她的脸上红晕微现,嘴中轻轻地发出含糊的闷哼声,刺激不停地从胸部传来。方凌霄知道歹徒想要挑逗起自己的性欲,但毕竟已经在男人的强奸中产生了无数次彻底的崩溃,使得她的抵御能力已经大大下降了。

在邓老板的凌辱之下,女警官无助地挣扎着,尽管保持着那种独有的风姿绰约的仪态,但在场的男人们都已经察觉到了她的身体所产生的生理反应,她那端庄的脸庞微微地摇动着,哼声变得愈发含糊,黏稠的体液从袒露的阴部流淌了出来。

“啪!”的一声响起。方凌霄不知道应该是悲哀还是庆幸,皮鞭猛抽在了自己赤裸的身体上,留下了一道暗红色的鞭痕。虽然被歹徒拷打,但刺骨的剧痛却把她从崩溃的边缘挽救了过来。

“啪!”“啪!”的声音不断响起,女警官的乳房、腹部不断地出现了暗红色的鞭痕,她的闷哼声却渐渐地清晰了起来,被捆绑的裸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但自从不再受到挑逗之后,她的眼神却显得十分淡然,似乎根本不在乎眼前的一切。

原本抽打在女警官赤裸的上身的皮鞭,现在抽在了她那线条优美的双腿上。由於方凌霄的一双玉腿被绳索悬空吊着,根本没有支撑之处,所以随着拷打的加剧,剧痛如潮涌一般从下身传来,连被抽打的位置都无法感觉出。

女警官觉得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双腿了。白皙健美的大腿变得伤痕累累,剧烈地抽搐着,方凌霄的脸庞的晃动开始加剧,闷哼声也渐渐变响。刚从性欲之中缓了过来,却又陷入了痛苦的折磨之中。她的神志和意识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在这种情况下昏死过去无疑是最佳的后果了,可是邓老板却彻底毁灭了女国际刑警的想法。双腿上持续不断的痛楚使她根本无法作出判断男人是否停止了毒打,但她却知道邓老板的确没有继续打她的腿,因为鞭梢已经猛插如自己那毫无防御的阴部。

“啊……”在整个凌辱过程中,方凌霄还是第一次发出如此清晰悠长的呻吟声。鞭梢不断地在她的体内搅动着,使得先前已经从崩溃边缘挽救回来的女警官彻底地崩溃了。

眼神瞬间变得迷离,呼吸急促,被捆绑的女警官无奈地挣扎着伤痕累累的裸体,痛苦之中夹杂着快感,冲击着脑海。近来的经历,使她清醒地感到自己已经无法控制住那可怕的高潮。

邓老板悠闲地搅动着插入女警官体内的鞭梢,嘲笑道:“哈哈!方警官终於发情了。”

方凌霄似乎已经听不到邓老板的话了,她疯狂地扭动着自己的臀部,嘴中不停地发出含糊的呻吟,妩媚的脸庞不住地摇晃,无法控制的感觉完全压倒了她,淫水顺着鞭梢汹涌而出,高潮终於爆发。

看到了女警官被折磨得彻底崩溃,邓老板拔出了鞭梢,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对着方凌霄的阴部直插进去……***    ***    ***    ***两个歹徒架着被反绑的杨清越,拖进了刑房。女刑警队长赤裸着玉体,身上布满了强奸和蹂躏留下的痕迹,亮蓝色的内裤挂在右脚的脚踝上,美艳绝伦的脸庞上黏着湿漉漉的秀发。她的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被拖进来的时候身体向前倾斜着,赤裸的双脚直接拖在了地面上,似乎连走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另一边,是另两个歹徒押着刚被凌辱的方凌霄。女国际刑警的站姿显得比较端正,和那风姿绰约的仪容颇不相称的是被扒到反剪的双臂上的凌乱不堪的白衬衫,她的乳房、腹部、大腿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鞭痕。

在刑房的正中央,几个男人围着一个少女,一场残暴的蹂躏正在激烈地进行着。

赤裸的赵剑翎已经被歹徒们从刑架上解了下来,她的上身依然被五花大绑,两个歹徒分别从两侧架着她的手臂,另外两个歹徒则抓着她那双秀美的赤脚,将她那修长的双腿最大限度地分开着。年轻的女警官被凌空架起,无处着力。

一个男人位於赵剑翎的正面,他的双手托着女警官浑圆的臀部,生殖器在她的阴部内猛烈地抽插着;另一个男人则处在背后,生殖器深深地刺入了女警官的双臀之间,而双手着从她的腋下向前,按住了一双尖挺精致的乳峰,不停地捏着浅红色的胸尖。

“啊!啊!啊!”

赵剑翎全身猛烈地挣扎着,一头披肩秀发飘散着,清秀的脸庞不断地前后振动,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空有一身高强的武艺,在歹徒们的捆绑和禁锢下失去了有效的反抗能力,竟然被前后夹击地强奸着。

赵剑翎那近乎於完美的身材,比起其余四个被俘的女刑警还显得略微娇柔瘦弱,她的气质更为清纯灵秀,但她在男人们的折磨之下却显得十分坚毅,无论男人们使用何种手段对她进行凌辱和折磨,她都没有丝毫的屈服。

顾老三很悠闲地看着这色情的一幕,道:“怎么样?刚才赵警官看着你们两个被嫖客奸淫,心中愤怒不已。所以我还是让的手下先享用一下她的身体,也让你们两个看看。”

自从赵剑翎被俘之后,除了刚开始的蹂躏是当着其余几个被俘女刑警的面进行的,此后她都被隔离开进行审讯。虽然早就知道了赵剑翎的下场,但这么多天来,杨清越和方凌霄还是第一次看到年轻的女警官被歹徒们强奸。

顾老三继续道:“赵警官,你看杨队长和方警官对於性交都是很配合的,你又何必如此呢?要知道,强制压抑自己的性欲是对健康很不利的。”

“啊!啊!啊!”

赵剑翎听到了顾老三的污言秽语,心中虽然又羞又怒,但却被强奸得只能痛苦地呻吟着,根本无法反驳。

由於歹徒们完全是在发泄性欲,没有刻意去挑逗她的身体,强奸才刚开始,她还没有产生什么明显的生理,加之上一轮强奸已是两个小时前的事了,女警官的阴部此刻十分乾燥,在歹徒的大力抽插之下剧痛无比。加上臀部也被刺入,这种痛苦原本就难以忍受,更何况还要抵御来自乳峰的刺激。

“啊!啊!啊!”

女警官的呻吟虽然充满了痛苦和屈辱,但依然悦耳。随着她剧烈的挣扎,两个男人在赵剑翎的体内射精了。随即,另两个歹徒取代了她的位置,开始了新的奸淫。

杨清越和方凌霄目疵尽裂地看着歹徒们翻来覆去地强奸着被捆绑的女警官。时间渐渐地推移,不停地有歹徒从外面进来,替换刑房中施暴的人。赵剑翎的身体在不断的轮番强奸中崩溃了。

几个小时过去了,处於痛苦之中的赵剑翎当然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个人强奸了她,更何况自从被俘以来,这种强度的轮奸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杨清越却数出前后有五十多个歹徒侵犯了她。现在,这可怕的蹂躏终於结束了。

抓着她那如瀑布般披散的秀发,顾老三把瘫软在地上的赵剑翎扯了起来。被捆绑的女警官无力地低吟着,闪亮的双眼中充满了愤怒和绝望的表情。这轮强奸显然比前一次残忍多了,她那尖挺的玉乳随着粗重的喘息剧烈地起伏着,淫水如泉涌一般从黏满了精液的阴部流淌了出来。

杨清越和方凌霄都知道精锐的女警官的体力已经彻底被长时间的强奸所耗尽了。若是在平时,即使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只要双脚没有被绑住,赵剑翎也有足够对付好几个男人。但现在,由於下身疼痛的缘故,她那两条线条优美的玉腿分开着,赤裸的双脚无力地拖在地上,根本不能支撑住自己的身体。

“怎么样?赵警官、杨队长,你们不肯说出周老大的密码,我就这样日复一日地折磨你们,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当然,只要你们能说出密码,我可以让你们死得痛快一些,一了百了。”

赵剑翎无力地说道:“不用妄想了,无论你用什么手段,我们都是不会屈服的。”

杨清越道:“顾老三,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顾老三道:“既然你们的嘴那么硬,那我只好让你们继续享受一下生不如死的日子。杨队长,从今天开始,你正式成为一个提供特殊服务的妓女。你长得这么漂亮,又是XX这样的大城市的刑警大队长,每个人都想把你绑在床上,用暴力征服,但只有档次最高的嫖客才能享用。”

“你……”杨清越又羞又怒,竟然说不出话来。

自从两年多以前升任为XX市刑警大队长以来,她曾经多次被歹徒擒住,用残忍的手法蹂躏。但被嫖客绑起来强奸,几乎沦落成了特殊的妓女,却还是第一次。

顾老三转向了被自己抓着秀发提在手里的赵剑翎,猛地一拳打在了她那平坦紧绷的腹部。

“呃……”赵剑翎低吟了一声,雪白的身体向后弓起,秀气的脸庞痛苦地扭曲着。在被捆绑的女警官还没有缓过气来之时,顾老三又是一拳打在了她那尖挺的乳峰上。晶莹的玉乳充满弹性地微微颤动,看得那些刚在这个身材绝佳的少女身上发泄过性欲的男人们都走了神。

顾老三道:“赵警官,你的坚强很让人佩服,不过你的身体更能引起人的欲望。从现在开始,我会让你好好地休息上三天。对!好好地休息。你有多少天没穿衣服了?我会给你穿上衣服。而且就是你平时穿的那种,连内衣裤都一样。”

所有的人都微微一怔,但随即听到了下面的话:“赵警官应该知道,我们这里附近聚集着东南亚绝大多数的帮派,其中吃过你苦头的,只怕也有一大半。三天以后,我会把他们都请来,让他们好好地看看你这个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这场强奸大会,一定是最好的节目,你说呢……”

赵剑翎的眼中射出了难以压抑的怒火,但想到自己身为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在东南亚令黑道中人闻风丧胆,最终却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这些歹徒们用各种残忍的手法肆意折磨,心中无比地恐惧和愤怒。

“至於方警官、傅警官、陈警官三个,那就随便拉到妓院里,分别绑在三个房间里,只要出得起价钱,谁想玩就随便玩,让人们也享受一下强奸C国的美貌女刑警的滋味。”

顾老三道:“赵警官,你当然还可以好好想想,三天的时间还不算短,如果你能够早点醒悟,说出密码,我可以保证立即痛痛快快地送你上西天。你们不必希望有谁会来救你们,这里是我们的天下,即使是V国也不敢冒犯这里。来人,把她们都给我押下去。”

被俘的女刑警们只能绝望地等待着可怕的命运的到来。尤其是国际刑警处的赵剑翎、方凌霄和傅正玲,她们更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聚集着黑道上的各个团伙帮派,这里枪枝泛滥,这里是法制的盲点。国际刑警处虽然知道这里歹徒如云,却从来没有力量来进行围剿。即使是V国的政府也不敢对歹徒的天堂发动攻击,更何况是连年内乱的K国。她们被绑架到这里,是不是就再也没有脱离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