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暴面具】

發布時間:2018-04-27   點擊量:676
台北的盛夏特别漫长,上星期突如其来的淹水,更搅乱了一切工作规律。太阳公司很幸运没有任何损失,部份家住在汐止南港的员工损失惨重,东区的员工只遭遇不便,玟玟已经完成员工急难救助和我加发的慰问金。

唉!谁想到台北市也会淹水?我今早签准新办公室装潢预算,一切顺利的话,太阳公司将于下个月搬迁到天母捷运站旁的商业大楼,四百坪的办公室将规划展示室,会议室。会客室等,各部门将有较独立的空间,一群女孩都为此兴奋得不得了。晓祺将有与我办公室相通的独立房间。这小妮子高兴的搂着玟玟:「谢谢玟姊!我终于自由了!」又皱着鼻子对诠星说:「我会给你找一个最辣的新秘书!」诠星笑着说:「我看就维持现在很好。」

诠星升副总后一直与我共用晓祺做秘书,因为业务量增加,早就研拟要增加人手。晓祺大声抗议:「你想累死我啊?我被你们俩个男人白天晚上的操,我才不要!」说完才发现语带双关,脸红起来。事实上因为大多数客户在欧美时差的关系,我们经常要有人在晚上工作,最近由于华盛在欧洲市场开辟顺利,延长欧洲洽商行程,诠星及晓祺需要配合往往工作至午夜。

我打圆场对玟玟说:「从国外部挑一个小姐调过来!如果没有适当的再对外征求。」玟玟看看晓祺又看看我,没说什么,点头答应就离开了。由玟玟的神情,我知道还有些意犹未尽,但是玟玟最近为了公司迁移筹备及趁便架设新电脑网路,水灾善后,工厂交货延误等事情,忙碌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望着玟玟离去的身影,诠星对晓祺说:「你看玟玟多好!工作时专心负责,那像你一点工作就要讨价还价。」听着诠星语带玄机的机锋,我心里莫名的有些不愉快,我就是不喜欢诠星绕着圈子摆布人的个性。晓祺还待要拌嘴,我桌上电话响起。晓祺接起说了几句就交给我,作个鬼脸拉扯诠星出去了。电话是晓玲,我们约定中午一起用餐。交代晓祺后,我离开公司赴晓玲的约。一个有点眼熟的斯文年轻人与我在电梯口相遇,他很友善打招呼,原来是那晚餐厅门外接玟玟的男子,他自我介绍是玟玟的哥哥,名片上是电子资讯业的主管,来协助玟玟评估我们公司软体,我对这年轻人印象很好。同时想到那晚我们误会玟玟了,玟玟也许一样对诠星有些倾心,但目前没有男朋友。

自从那晚后,半个月来我与晓玲一直约会,感情到难舍难分的地步。半个月以来玟玟忙得昏天暗地,对那晚发生的事好像浑然不知,诠星及晓祺则一如往常,好像没发生任何事,我们仍然像一家人。也许是因为我肢体语言的抗拒,晓祺对我不再有过份限制级的亲腻动作,反而像家人或妻子一般的不避讳,替我整理领带衣着或按摩头颈,有时候在我面前与诠星打情骂俏,还拉着我主持公道,这么一来我对那夜心里的不安好像消失。

事实上我没有对晓祺做任何事,我只是看了晓祺与诠星做爱,后来又让晓祺清理我的阳具,我没有任何侵犯她的行为,我衷心希望一切就回复往常。用餐时晓玲的话比平日多,跟我谈她南部的家人,国外读书时候的趣事,将来她想要住的地方,因此午餐进行很长。餐后我们回到我住处,为了顾忌晓祺,我再没有去她住所,有时候晓玲也留宿在我住处。将菲佣打发出门后,我坐在沙发品尝刚冲好的热咖啡,晓玲懒洋洋靠着我双手在我身上抚摸。我已经过了猴急的年龄,我笑着对晓玲说:「小心我的咖啡烫着你。」晓玲把我手上的杯子端开,娇声说:「我不管!我要你今天很凶狠的对我!要很凶喔!」同时还偏着头握拳强调。

我笑着说:「真的要很凶?你不怕?」

「不怕!」

说着就已经动手解开我衣服,我跳起来三两下就剥光自己,就要脱晓玲的衣服。「等一下!你坐着不要动!」晓玲远远的退到这组沙发外,找到她的手袋,从里面取出CD放置音响中。「我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我要跳最色的舞给你看!你只能看喔!」

……畅快的森巴音乐弥漫整个空间……晓玲摆头又旋转重踏步几下,这才随间奏舞入主曲。……萨克斯风响起,晓玲在强烈节奏中猛烈扭转身体,在这夏日的午后,我恍惚走入梦幻的空间。晓玲伴随铃鼓举手踏足,明亮的眼神始终凝视着我,一件件脱去身上衣裙。奶罩除去后,浪漫的吉他珠落玉盘似的扬起…森巴音乐的乐曲更激情。摆动上身和跳跃的动作,使乳峰合着贝司敲击在我灵魂。晓玲像飞舞的仙子,轻盈的腕臂宛如羽化成双翅飞舞飞舞。

……乐曲节奏渐渐缓慢,晓玲的眼神愈发妩媚,一眨也不眨的凝望我,彷佛要穿透我身体。然后缓缓解开裙子,晓玲穿着我没有见她穿过的性感三角裤,薄纱,中间还敞开缝隙。这一段慢步节奏,鼓音渐沉晓玲上身后倚扬臂指尖反挺…曲腿拉开系带让三角裤滑落。摄魂的小提琴声加入晓玲专注表达双腿韵律,裸身如林间湖畔的精灵。只见她闭上眼,上身静止,双腿左右舞扬,阴毛和鲜红的小穴时现时隐。

我心醉神驰,已经不知自己身处何处,美到极致的舞蹈和健康完美泛汗的诱人身体肌肤,我宛如立在岸边任由海浪一波波匆冲碎……心神随琴韵穿越阳具不知何时已胀大,此刻正随着铃鼓节奏一跳一跳的。晓玲睁眼双眼,微微张开嘴唇,诉说千言万语似的凝视,同时碎步后移,双手环状伸展,好像拉着肉眼看不见的彩线,尖挺的乳房微微颤动。在小提琴幽扬的引领下,所有的乐音飞舞在我们心灵的所有空间…晓玲只有足尖着地,身躯柔软的随着乐曲摇曳前倾,又再碎步后移…然后以一个令我神魂颠倒的啦啦队式前空翻,妙处毕现,双腿叉开着前后落地,匍伏在我眼前。

激情的舞曲,在她如仙子凌空展现完美躯体后落地的那一霎那倏然而止。晓玲娇喘细细的靠在沙发背,结束舞蹈,她柔美的肌肤泛出点点汗珠。我再也无法克制,拥抱着晓玲,忘情的吸吮她每一寸肌肤,从纤巧的耳朵到修长的脖子,均匀的手臂,还有她最完美钟乳形的乳房,我放纵的吸舔,完全不顾晓玲的娇吟逐渐下移。当我舔晓玲肚脐时,晓玲终于受不了,我把浑身发软的她抱到沙发横躺,腿靠在扶手,分开她修长双腿,只见她纤细的阴毛因为汗湿成一丛丛的。我用舌头梳理晓玲的阴毛,她的阴毛真的很特殊,像婴儿的头发,晓玲的身体颤抖起来。晓玲叫得更大声:「哥嗯嗯不要舔那里…」我自顾自的停止对阴毛的舔弄,用手分开两片嫩肉,我不急于舔那颗珍珠,宁息欣赏这上天造物的杰作。

晓玲在这一刻回过息来,抱着我腿拉扯,然后生疏拙拙的含住我龟头。我惊讶的问:「你会不会?」我有点怕她咬到,因为我感觉到她牙齿。「我会!晓祺昨晚有教我。」晓玲吐出龟头,满脸是汗,头发也湿了,手握阳春让龟头在嘴唇滑动,好像很陶醉的样子。我仍然不放心,看着晓玲再含进口里,用舌尖配合吞吐得很顺利,再没有觉得牙齿碰触,这才有点放心,继续以69式分开小穴从外表阴蒂舔起。果然如我所担心的,第一下舔弄,晓玲就像触电似的整个身子弹起来,嘴里含着阳具,仍然「咿咿。呀呀」的喊叫,我把阳具抽出,晓玲大大喘一口气,我刚才真的很怕她兴奋时会咬下去。少了顾忌,我安心品尝多次想享用的多汁美穴,过去我只在A片有看过这种动作,自己还是第一次舔女人小穴。

从前端庄的妻子不可能,逢场作戏或买卖更不可能,另外主要原因就是没有视觉的美感,女人小穴往往并不美。晓玲的小穴真的很细致,舔起来淫水流不停,并不像我想像是带腥味,也没有明显的味道,总之味觉上并不刺激,完全是感官及心理层面的迷人经验,好像亲吻婴儿脸颊那种细嫩爱怜,又好像一口咬住香甜的水蜜桃,那种想要吸想要舔的纵情愉悦。晓玲的娇吟声似乎很遥远,我只沉迷在小穴方寸之地,彷佛拥有全世界。晓玲腿部肌肉紧绷,全身肌肉都紧绷,只有小穴似乎微微的一开一合,明显可见淫液流出来。我第一次亲眼看见女人的高潮,那么的放任毫不掩饰…那么真性真情。

晓玲再几度喘息后,挣扎坐起:「哥你躺在椅上,我来……」晓玲颤巍巍的骑坐我腰部,一只手撑扶身体,一只手扶着阳具,娇喘嘘嘘的插入小穴。晓玲闭着眼,紧合着嘴,尽力想克制自己做好抽插的动作,但十几下以后,她就崩溃了,伏在我身上,一边吻,一边连声问:「哥!我做得好不好?你舒不舒服?」我爱怜的笑说:「哥舒服了!现在要用凶狠的!」

我把晓玲趴在沙发扶手,从后面猛烈的进入,晓玲起初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挣着想回头看,等到我插入小穴,她才喜孜孜的「哎」一声。我发现沙发实在比床好用,我可以换两三种姿势,又不会太费力。

也许是因为今天晓玲的表现太令我激动,我完全不管晓玲的反应,把她像玩偶似的翻覆抽插,绒布沙发上一滩滩水痕。晓玲叫得嗓门都哑了,只是断断续续「嗯嗯」我的龟头胀大兴奋到顶点,我准备抽出来。

几次经验后,这一次晓玲有察觉:「哥!这一次在里面!拜托你这一次射在里面!」我不管安不安全,我又感觉到那种俩个人的肉体心灵融合飞化在天地间,我每一次热情的射出晓玲都激烈的颤抖回应。晓玲伏在我胸口幽幽的说:「上星期我就想要送你一份礼物,让你永远记得我,想了很久,只有我自己…,我在美国读书参加啦啦队,前天我练习了三天,还去情趣店买内裤晓祺都说我疯了!」我低头看晓玲,只见她满脸泪痕,晓玲说:「我这次回国找工作,找了很多家,本来玟玟也叫我到你公司上班,要我做你秘书,可是那天跟你好过后,我就不想去了!」我回想起玟玟今天上午的神色,正要说话。

晓玲已伸手按住我嘴唇:「不是你不好,你对我太好了!是我自己的问题,上星期有公司录取我,我在六天后就要到上海上班,我一直想有些自己开辟的事业。」「父母亲要我回高雄相亲,我收拾你房间的时候,看见你妻子儿女的照片,晓祺说你从没有提起他们,如果你从没有提起就表示你忘不了他们我希望你再找回他们。」「我明天就要回高雄相亲,父母供我出国,至少这一次我要听他们的!」我脑袋一片空白,接着我们说些什么?作些什么?我都无法记忆。好像在醒不过来的幻梦中……晓玲好像还说了什么。我不知道晓玲在何时离开……我昏昏沉沉的不知坐了多久,醒过来时发现屋子全暗了,窗外耀眼的灯光覆盖在无边的夜色里。

我信步走出住处,我需要接触人群,即使是冷漠的人群也好。我期望看见一些比较真实的世界。不知不觉中我已经站在公司楼下,我摇头苦笑,这些年来除了公司还有那我称之为家的住处外,我还有什么地方可去?有人在等待的地方才能够称为家!我走进电梯,心里期望诠星或玟玟会在,最近他们常加班,或者给华盛打电话,华盛是我最喜爱的徒弟。公司保全系统还没有设定,门锁住,里面有灯光。一定是玟玟,如果是诠星,则未必会锁门。玟玟遵守每一项她自己订定的出勤安全规定。想到玟玟我心里泛起温暖。

这四年如果不是他们四人像亲人般对待我,我的生活将是一片空白。打开只有我们五人有钥匙的门锁,我注意到灯光说话声由电脑室传出。我先走进自己办公室室,有一些留言,诠星玟玟还有晓祺留的字条,毕竟我很少像今天中午就不见人影。用了大约十分钟处理必要的事务,做一些重点摘录后,我走到电脑室。

在门廊就听得到「咿唔」的声音,好像男女接吻的声音,在夜晚寂静无声的室内分外清晰。会是谁呢?我好奇心起,电脑室一向门关着,我由百叶帘缝隙往内张望。只看见一男一女隐约的背影,整排电脑萤幕闪烁着。男声:「等一下!我快要把这程式修好了!」女声:「我不管!你说八点半就会好的,现在九点多了!嗯我要现在。」模糊的声音很熟悉,从背影看他们正在接吻。男声:「只剩一项了!玟玟别闹了!」俩个人静下来,我心里却起了万丈波涛。居然是玟玟?我在惊讶中自己也很意外的,居然觉得很妒嫉!虽然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玟玟会交男朋友,前一阵子还误会她有男朋友,可是当我真的听到她用过去只是与我说话时才有的亲昵语气,与别的男人说话,我还是会心酸。

我正要起步离开,听到玟玟说:「哥!你今天遇见我们总经理?你觉得他人怎么样?」难道玟玟与她哥哥我不敢再想下去…我轻轻锁上大门,我希望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我希望他们永远不知道我出现过。第二天我很晚上班,我睡得很不安宁。晓祺很体谅的对我微笑,然后为我送上热咖啡,顺势坐在我椅扶手,像女儿对父亲一般脸颊贴上我脸颊。我们已有半个月没有这样亲密的接触,一种熟悉的温暖感觉浮起。我们都没有说话。玟玟推门走进,我们都没有动,能够直接推门进来的就这么几个人。「晓祺!我要跟大哥说些话,拜托你出去一下。」玟玟开门见山的说。我们都很意外,从来在我们间是没有秘密的,我心里有不祥的感觉。玟玟笑吟吟的说:「我今早不想上班,大哥陪我出去走走好吗?我有话想跟你说。」我惊疑不定的问:「为什么?」

玟玟说:「大哥!你昨晚忘记关办公室的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