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匪的野性】

發布時間:2018-04-27   點擊量:763
秦岭淮河一带,坐落着许许多多的村子,有大有小,有富有穷!红杏村就是这众多里面的一个!

炙辣的太阳烘烤着的大地,知了“吱吱吱”的吸吮着树皮里的甘甜。正值午后的村子里,村民们正在睡午觉,突然一声嚷嚷打破了这午后的宁静!附近的人们也被这一声声污浊的话所吵醒。

“用力!用力!用力啊!操死她娘的!”

这喊声是从一个只穿着四角裤的少年嘴里喊出来的。只见少年光着膀子,光着脚站在王婆子家的猪圈旁边,手舞足蹈的吼叫着。

少年一板寸头,脖子里有块绿色半圆形状的玉佩,赤裸裸的,黑黝黝的胸膛上有五颗红痣,正好与那两个小凸点形成一个北斗七星的形状!那是他的胎记。

少年还在兴奋地叫着,全然不顾满脸的汗珠,和那晒得通红的脸庞!

“使劲,使劲啊!插她个浪蹄子,为阿黄报仇,她娘的个逼。。。”

少年此时正观看着一场活生生的雌雄打斗图,猪圈里一只比少年还黑的黑猪正骑在一个白猪背上,耸动着屁股,将那根细长的红萝卜狠狠地扎进抽出!他嘴里的阿黄,是自己家打猎的狗,前两天被王婆子家的公狗给强行上了!于是少年把这个仇恨记到了王婆子的头上,他要报复!用自己家的公猪替自己家的母狗报仇!

“嗷!嗷!嗷!”母猪被弄的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兴奋,一个劲的叫个不听!公猪“哼哼哼”的从两个大鼻孔里发出闷声,正辛勤的播种着!

少年看的面红耳赤,血红的双眼,由于看的入迷,凸出的很厉害。汗水顺着脊梁流到了四角裤上,打湿了好大一片。

这个少年就是红杏村家喻户晓的黑驴,黑,自然是皮肤不白,驴,是因为他那男人的东西,和驴的有一拼!这个外号是姬霸——黑驴最痛恨的人,给他起的,久而久之,全村的人便只记得黑驴这个名字!至于他的大名,估计连他老爹都忘了!

黑驴扒在猪圈的围墙旁,看着自家的黑猪正侵犯着王婆子家的白母猪,他就格外的高兴。

“弄她!干死她个贱婢!她娘的逼!敢弄俺家的阿黄,看老子怎么弄死你家的小白!”

不自禁的又吆喝了两句,便又为自己家的黑猪加起了油!

黑驴看上去比那头公猪都兴奋,喊得比公猪叫的都卖力!就好像骑在母猪背上的不是黑猪,而是自己一样。

这季节本不是猪发情的时期,但是,为了报仇,黑驴从兽医那里偷来了催情粉,硬生生的喂给了自家的公猪!

眼见公猪占了上风,黑驴叫唤的更响了!

就在这时,耳朵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龟儿子,王八蛋!大中午不睡觉来祸害俺家的母猪!看老娘不剥了你的皮!!”王婆子揪着黑驴的耳朵,满嘴的唾沫星子箭一般的射到了黑驴光滑而健康的脸面上!她本来也是像大多村民一样,正在午休,可是突然就被黑驴的叫声给吵醒了,又听到自己猪圈里唯一一头母猪凄惨的哀嚎声,她便彻底的睡不着了!等来到猪圈旁,看到那头刚刚长大还没下过仔的小白正在如此的被糟蹋,王婆子的心都碎了!

黑驴忍受不住耳朵上的剧痛,双手抓住王婆子的手,想让她松一些,为了减少疼痛,他的头歪向了王婆子的胸!

王婆子虽然不怎么年轻,却有一双饱满而坚挺的玉兔!藏在薄薄的衣服里,好似要把衣服撑破一样,那一对不为人知的玉兔此时正随着王婆子的咒骂,上下跳动!

黑驴看的流起了口水,正值血气方刚的他哪能经得起如此诱惑!两手松开王婆子的手,然后猛地抓住王婆子全身上下唯一值得赞叹的地方!并且还使劲的捏了捏,揉了揉,只把黑驴爽的呱呱叫!

王婆子已经半老徐娘,老头子早就埋在土里不知多少年了!这突如其来的一模,让她浑身酥麻!忍不住打了几个颤,突然意识到被黑驴给侵犯了,连忙大叫了起来 !

“龟孙子!你个挨千刀的种,敢调戏老娘,看老娘不阉了你!”嘴上喊得撕心裂肺,但还是禁不住黑驴的搓揉,身子骨一个劲的打哆嗦!

黑驴好好的过了一把瘾,原来女人的兔子这么软!真想咬上几口!趁着王婆子心神不一的时候,一把推开了她,黑驴逃离了她的魔爪。边跑还边做着鬼脸,气的王婆子直翻白眼。

“你的大兔子真他妈的爽,有空让老子再好好的爽爽!”黑驴没大没小,没羞没臊的喊着,兴奋不已!

王婆子一把老骨头,哪里能追得上年轻小伙子,气的一屁股坐在了猪圈旁,张牙舞爪的冲着逃跑的黑驴嚷嚷道。

“龟儿子!让老娘逮到非把你的手指头给剁掉!!”

黑驴看着王婆子无可奈何又气急败坏,想投河自尽的模样,哈哈哈的大笑着,跑回家去了,他是偷偷的溜出来的,得赶紧回去,不然老爹非得打掉他三层皮!

与此同时,猪圈里发了狠的公猪正发着狠劲,猛烈的撞击着母猪的屁股,嘴里哼哼着,全然不受控制。

母猪不堪重负,哀嚎着,它早已经从刚才的破瓜之痛中走了出来,又由初尝甜蜜到痛的生不如死,就在这短短的午后,它已经尝遍了性爱的每个阶段!

黑驴刚溜进家门,就听见王婆子的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啼。

“小白!小白!你怎么啦?你醒醒啊!呜呜呜!黑驴你个龟儿子,老娘给你没完!。。。”

黑驴打了个冷颤,不会吧,难道母猪被干死了?哈哈哈,真不愧是俺家的小黑,真是给老子争光!!

正在得意的黑驴,突然拍着自己的脑门,嘴里大叫了一声“不好!”

黑驴叫了一声,又溜出了家门。只顾着逃跑,把让他引以为豪的小黑忘在猪圈了!!

一定不能让小黑落在王婆子的手里!黑驴边跑边自言自语的说。希望小黑还在猪圈里!

果然,当黑驴偷偷地再次来到猪圈的时候,小黑已经不在了!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在王婆子家的院子里看见了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小黑,小黑正被王婆子用一根绳子拴着脖子绑在一棵大树上,显然他很不喜欢被束缚,正用鼻子拱着那根绳子,冲着旁边躺在地上一个劲蹬着腿的小白,叫个不停。

看来小两口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俗话说的好,一日夫妻百日恩,这两头猪在一起过的夫妻生活,不知道相当于一般夫妻多少个日日夜夜的辛勤劳动呢!

“她妈的王婆子,竟然敢把俺家的英雄绑在树上!”黑驴嘴里骂着奸诈的王婆子,心里盘算着怎么把小黑给偷回来!

看这院子里空无一人,屋门紧闭,一定有埋伏!黑驴猜测着,估算着从各个方向突袭偷走小黑的可能!经过一番深思熟虑,黑驴做好了救回小黑的方案!他要从左边突袭,然后从前方离开,这样路程最短,而且逃跑的路线,曲折复杂,像王婆子这样的老年人,肯定追不上自己!

既然已经做好了方案,黑驴便开始救援!

只见他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超音速般的窜了过去,迅速的解开绳子,牵着小黑,就要逃跑!

就在这个时候,王婆子扭着大屁股从屋里走了出来。指着黑驴,扯起嗓子就骂了起来。

“知道你个龟孙子就会来偷!看你这回往哪里跑!!”

黑驴笑嘻嘻的看了看王婆子,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她的大兔子上面。

“就你?哈哈哈,还想让老子给你揉揉是吧?!”黑驴故意气着王婆子,他根本不把王婆子放在眼里,就她那一把老骨头,还想逮住自己?痴人说梦!

冲着王婆子又做了几个鬼脸,扭头就跑,谁知却一头撞在一个软绵绵的肚皮上!

“小瘪三!怎么不跑了?”说话的是王婆子的邻居,石柱子,他人高马大,手上很有劲,揪着黑驴的耳朵拧了几圈,然后脱下那漏脚趾头的鞋,照着黑驴的脸上就是几鞋拔子!

“让你个瘪三偷俺媳妇儿的内裤,看老子不把你抽的连你爹都不认识!!”石柱子还没有忘记黑驴偷他老婆内裤的事情,这次正好报报仇!

黑驴嗷嗷的叫着,脸上火辣辣的疼,一鞋拔子 接一鞋拔子,他努力挣扎着,却怎么也挣脱不掉,毕竟他还是个孩子!哪里是石柱子的对手!他万万没想到王婆子会请帮手!

脸上的疼痛没有让黑驴屈服,所以他的脸肿的像狗熊一样!

“操你妈!老子操你们祖宗十八代!”黑驴喊着喊着,便没了声音,因为他的嘴已经张不开了!

王婆子看到黑驴已经有些奄奄一息,终于让石柱子停了下来。

“放这龟孙子走吧,我可不想闹出人命!”

石柱子点了点头,在黑驴的屁股上又补了一脚,才放了他,然后牵起地上的小黑,赶到了猪圈里。

黑驴离开了王婆子家,用手轻轻地摸了一下感觉胀痛的脸。

“嘶!”

灼辣的疼让他叫了出来。

“操你妈的王婆子,还有石柱子!老子终究会找回来的!”黑驴发着誓,要不是自己刚才装了一下,恐怕现在还在挨打呢!

黑驴没有回家,而是顺着小路,沿着山道上了村子附近的小山,他不敢让老爹看到自己现在这副模样。

为阿黄报了仇,小黑却没了,这该怎么办?黑驴坐在一棵大树上,轻轻地揉着肿胀的脸,思考着怎么向老爹交待。

他们家是这个村子的外来户,在这里没有田地,只能靠打猎为生,小黑是老爹用十只山鸡和五只野兔与村民换来的,刚刚养大,就被黑驴派上了用场。可是,一时疏忽却被王婆子抢走了!

正在恼悔的黑驴突然被一些细微的脚步声给吸引住了。别看他只有十五岁,但是多年的打猎生涯,让他对风吹草动特别敏感!

是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

黑驴根据脚步声大致判断了一下。女人脚步凌乱,男人有条不紊。

这荒山野岭的,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总不至于和自己一样,来避难的吧?黑驴不信,作者也不信!

黑驴顺着树干,轻手轻脚很麻利的滑了下去,弓着身子,借着四周高高的稻草掩护,向着声音的来源处摸了过去。

声音越来越近,黑驴的脚步变得越来越轻,就在黑驴准备停下来的时候,声音却突然消失了!

黑驴心里怔了一下,难道被发现了?赶紧收住脚步,蹲在了地上。

此时此刻,除了风声,黑驴连自己的心跳声都听见了,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庞滑到了脖子里。

就在黑驴有种想逃的冲动时,声音却又出现了,只不过脚步声变成了淫笑声。

“哈哈哈,小宝贝儿,看你往哪里跑!”

一个极其猥琐,又十分兴奋的声音让黑驴眼前一亮!是姬霸那个徒孙!不知道他今天祸害的姑娘会是谁!

黑驴的眼珠咕噜噜的转着,对于自己最大的仇人,他无时不想将之毁灭!只是姬霸家很有钱,又和官府狼狈为奸,真要是把他怎么样了,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出于这点考虑,黑驴每次都只是些小打小闹,这一次,黑驴依然这么想。

轻轻地拨开稻草,只露出一只黑溜溜的眼珠,出现在黑驴眼前的是一个光头,长得比黑驴壮实,嘴里叼着一棵狗尾草,光着膀子,腿上的裤子已经脱落到了地上,一只手摆弄着并不是很大的小弟弟,正耀武扬威的站在一个女孩面前,猖狂的大笑着!他就是姬霸!看来他今天选择在这里强奸村女!

黑驴看了看姬霸眉头上的那个刀疤,偷偷地笑了笑,那是小时候两人打架自己赐给姬霸的礼物!又看了看坐在地上,背靠着一块大石头,浑身发抖的花衣少女,黑驴的眼珠子一下子凸了出来!

怎么会是她?!

黑驴目瞪口呆,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小相好,王丫丫!

他妈的!竟然敢欺负老子的女人!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个王八蛋!黑驴在心里默默地咒骂着,同时也认真的思考着眼前的局势。若是正面冲突,肯定不行,因为就算把姬霸打的遍体鳞伤,但如若他报了官,到最后还是自己受苦!既然这样,那就只能智取了!

“小美人儿!别怕,让哥哥好好的疼疼你!保证让你飞上云霄!”姬霸淫荡的说着,然后一下扑到了王丫丫的身上,开始撕扯她的衣服。

只见王丫丫清秀的脸庞憋得通红,本来闭月羞花般的粉面此时却花容失色,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双手双脚胡乱的挣扎着,却怎么也挣脱不了姬霸的魔爪!

“嘶嘶!”

随着衣服被扯破,王丫丫的泪水顺着脸庞倾泻而出,晶莹的泪珠梨花带雨般的挂在脸上,显得更是楚楚动人!她感觉胸脯上突然一凉,红色的小肚兜,便毫无遮挡的暴露在了空气当中,与空气充分的融合。凝如玉脂般白皙的皮肤瞬间被火辣的太阳照得有些发红。她想大声喊叫,却喊不出来!因为她是个哑巴!

姬霸坐着王丫丫的双腿,一只手把她的双手压到了脑后,另一只手正解着她的裤子,突如其来的香艳让姬霸的双眼变得血红,小弟弟更加坚挺,大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便继续解王丫丫的裤子。

“哈哈哈,就让哥哥给你开个苞,慰藉一下你那寂寞甘甜的小洞穴吧!”

姬霸已经失去了理智,满口胡言,此时他的大脑里只有一个字,操操操!

黑驴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幕,心里也很激动,第一次看到王丫丫裸露的身体,他也亢奋不已,虽然心里也很焦急,但是他并没有马上出击,而是在等待着最佳时机!

就在王丫丫的裤子被姬霸脱掉,露出那隐秘的小亵裤时,黑驴用早已准备好的稻草绑到脸上,突然捏着嗓子喊了起来。

“有土匪!土匪来啦,快跑啊。。。”

喊完,就冲了过去!然后结结实实的在姬霸屁股上跺了两脚。

姬霸一听有土匪,胆子都被吓破了,这年头,乱世动荡,土匪经常出没,一不小心小命就不在了。小弟弟吓的瞬间萎缩成了豆芽,提起裤子就要逃跑,可还是感觉屁股上被踢了两脚。

“壮士饶命!壮士饶命!”姬霸听说土匪都是杀人不眨眼,既然逃脱不掉,不如跪地求饶,保命要紧啊!于是,头也不敢抬,跪在地上就求起了饶。

黑驴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看着姬霸的怂样,偷偷地笑了笑,换了一个嗓音,说道。

“今天老子高兴,就饶你小子一条狗命,不过这个小妞儿得留下!”

“好说好说!”姬霸一听保住了命,心里一下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老子的命这么好,碰到个傻逼土匪!不劫财也不劫命只劫色!只是,他怎么光着脚!

“还不快滚!”黑驴不给姬霸思考的时间,一脚踹到了他的肩膀上!

姬霸哪有时间去想,生怕土匪变了卦,拿起衣服狼狈的逃跑了。

黑驴看着姬霸已经没有了踪影,才解掉没有派上用场的稻草,慢慢地向王丫丫走去。

王丫丫蜷缩着身子靠在石头上,两手护着胸,双眼无神,止不住的抽泣着,身体还时不时的打几下哆嗦,眼角的余光看到土匪走了过来,本能的把身子蜷缩的更紧了。

姬霸逃窜到半山腰,才停下来,坐在一个石头上,他越想越不对劲!还没见过土匪不穿鞋的呢!并且这么大的一个山,怎么只有一个土匪?!最关键的是这方圆几里地都不见一个人影的荒山上怎么会有人大喊“土匪来啦”!想到这里,姬霸断定,自己被耍了!他不甘心,一定要找出坏自己好事的那个王八蛋!于是,他便又悄悄的折了回去!

当气喘吁吁的回到事发地时,这里已经人去楼空,姬霸气的一巴掌拍到自己的脑门上,恼悔的说道,“真他妈的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别让老子逮到你!不然非得拨你的皮,抽你的筋!”

黑驴环着王丫丫的小蛮腰,轻声的安慰着她。

“不哭了,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王丫丫泪眼婆娑的盯着黑驴,眼里尽是爱意。刚才差点被强奸,幸亏他及时出现,救了自己,本来这几天还犹豫着要不要跟他好呢,现在彻底的有了答案。

黑驴读懂了王丫丫的眼神,一把把她揽进了怀里。此时他的心里乐开了花,自己刚才有些小卑鄙,一直等到王丫丫的心理防线被突破才出手相救,不禁苦笑道,生活总需要些手段才能达到目的!哪怕是最神秘的爱情!

王丫丫经过刚才的暴风雨,对黑驴更加的信任,双手环着他的腰,嘴唇就贴了过去。她的爱有些满,需要溢出一些!

黑驴感受着那条丁香小舌,在自己的嘴里肆无忌惮的索取着,便用舌头和它打起了架!双手不老实的在王丫丫还没来得及整理的胸脯上胡乱的摸索着,汗水早已打湿了光滑丝柔的肚兜,那两只不是很大的兔子就像真的握在他的手中一样。

王丫丫不会说话,嘴里嗯嗯啊啊的喘息着,水蛇般的腰肢紧紧地贴着黑驴的小腹,五指有些不受控制,抓的黑驴的背上到处都是划痕!

没一会儿,两人便倒在高高的稻草中。王丫丫的双腿架在黑驴的肩上,两只兔子随着喘息而前后晃动,黑驴握着那个更黑的庞然大物,抱着王丫丫两条白皙匀称的细长腿,正在瞄准。他有些发抖,毕竟是第一次!

王丫丫歪着头,眯着双眼,不敢正眼看黑驴。她很紧张,毕竟也是第一次!就在感觉全身被刺穿的那一刻,她双手一下抵在了黑驴的胸膛上,脸上疼痛的表情,是她真实的感受。不经意间看了看两人的连接处,她差点没有晕死过去!大!太大!自己这么弱小的身体怎么能容得下它!

黑驴停止了前进,此时的两人,好似心灵已经相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