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專區

排序:

【洞中狩猎】

第一个察觉到异常的是突然从恶梦中惊醒的文樱,自从被强行拘束开始恶梦就如影相随,然而当她推开门目睹到湖边这一幕地狱般可怕的场面时,她却宁愿相信自己还在梦中,唯一的感觉是:呕。双脚发软跪在地上掏心掏肺

【威胁】

用“度日如年”来形容张忠禹和吴昊两人现在的心情一点也不为过。 自从被拘禁在这个狭小的地窟起就再也没有呼吸过自由的空气,起初心底一点希望的火苗现在熄灭得烟灰也找不到,整日价浑浑噩噩地活着,只知道天

【安眠药迷奸姐姐】

C某是个变态,他喜欢迷奸,他喜欢摆布昏睡的女性的身体,这让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他从网上买了许多的药,像三唑仑GHB.DDK.FM2.KKK3.力月西.多美康什么的他都有。真是变态。去年李宗瑞在

【变质的父爱】

第01章——惊觉的成熟 那是一个飘着梅雨时期的礼拜六。拜周休二ㄖ之赐,今天伸一不用上班。但麻也佳因为学校没有放假,所以在伸一还在睡懒觉的时候,就出门上学去。那天是难得的好天气,终于看见很久未露面

【强暴刑警妓女】

黄老板已40多岁了。说是老板,的确有不大不小的产业,做的尽是毒品生意。以他手下数十号人和几条枪,原本是随便到哪里都可以算得上十分了得,可是在这里,他还不敢太招摇。 在V国和K国的交界之处,像黄老

【杀气与枪火】

我这是在天堂还是地狱啊,怎么一切都还是老景象?灰蒙蒙的天,幽深的密林,还有……白晃晃的女人肉体。 “醒来啦,好不好玩呀?要不要赌下一把是不是真子弹呢?”背后,张洪和蔼的轻声细语听在尚处迷糊中的吴

【厕所里的新娘】

这是一场婚礼,不知道什么原因最后居然弄成了大狂欢,宾客纷纷向新郎敬酒夸赞他找了一位漂亮的新娘子,新郎也很高兴酒到杯干。 与此同时,酒店的洗手间就发生着让人震惊的一幕。 「别,我喊人……求你了」

【淫威之下】

老镇长痴立在阳台上,遥望着月色轻笼下的六盘山,远处黑幽幽的群峰就象巨大无匹的妖魔冷冷地与他对峙着。 这个夜并不宁静,时不时从森林深处回响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过去这些曾让他迷醉的天籁之音如今都成

【复仇】

黎明前的黑暗总是最深的,当雾气悄悄升起来的时候,四下里终于静默下来。 张洪的伤口疼痛得厉害,劳碌了一天倦意也上来了,草草将瘫软成一团的欣莲依然吊绑到树上交由吴昊看着,便驱使着两个女大学生进到小屋

【催眠支配】

前言 「静娴,这么早就回家了啊?」一声路边的传话叫住了一位穿着紫色连衣裙的女人,女人五官精致,肌肤在夕阳的下显得红润通透,面容清秀,大概三十岁的样子。 「啊!是陈姐啊,这不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吗,

【宋家大宅】

宋慕远此番游历已是一月有余,是江湖旧友邀他一同寻访一桩秘事。这宋慕远本就是在家呆不住的性子,常年在外漂泊,与云霜白一起之后也时常二人一同出游,这次却因为过于凶险未带云霜白一起。 桌上说起这路上见

【土匪的野性】

秦岭淮河一带,坐落着许许多多的村子,有大有小,有富有穷!红杏村就是这众多里面的一个! 炙辣的太阳烘烤着的大地,知了“吱吱吱”的吸吮着树皮里的甘甜。正值午后的村子里,村民们正在睡午觉,突然一声嚷嚷

【强暴学姐】

学姐过去她一直很照顾我,像我的大姊姊一样,留着一头长发披肩,身材匀称有致,脸蛋虽然普通,但仍是颇有姿色,加上她今 天的打扮,短裙下露出她修长无瑕疵的双腿,我此刻的下体无法 自拔地在燃烧。学姊此刻双

【强暴面具】

台北的盛夏特别漫长,上星期突如其来的淹水,更搅乱了一切工作规律。太阳公司很幸运没有任何损失,部份家住在汐止南港的员工损失惨重,东区的员工只遭遇不便,玟玟已经完成员工急难救助和我加发的慰问金。 唉

【强暴女警的快乐】

“杨队长的节目结束了,现在我们先休息一会儿,等一会儿再看方警官的节目。” 监视器被关上了,顾老三转向了被捆绑在刑架上的赤裸的女警官,手中拿着一个电动假阳具。赵剑翎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恐惧,闪烁的目光

【奇异的闹婚风俗-玷污新娘】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在偏远的地方总是有着很特别的的习俗,这个大山深处的村里闹婚的习俗就是远近闻名,每当一对新人喜结良缘之时,同村的青年都热衷来闹洞房,他们在闹洞房时会玩有些离谱的游戏,因此新娘被占便

【竟是自己儿子】

一觉醒来,已经十一点多,沈玲这才想起,儿子今天休息,应该没吃饭呢! 她起身穿上居家服,来到饭厅,看儿子房间门开着,人却没在屋里,莫非儿子没回来?不对,昨天自己回来时看他房门是关着的!刚放心些,沈

【奴隶社会】

公元3050年,第三次世界大战终于爆发,战火在十五个月的时间里席卷了全球,毁灭了大片的文明,只留下一片焦土。 幸存下来的人们组成了世界政府,争取缔造新的和平。 而首当其冲的,便是解决了战争的根源,

【要求强奸的人妻】

六月份很快就过去了,七月份是南京最热的天气。张楚每天晚上下班回家,都从路上带个西瓜回来,往冰箱里一放,然后等诗茗回来吃冰镇西瓜。 这天晚上,张楚躺在诗茗怀里,告诉诗茗说准备过两天回青岛看诗芸和小

【范冰冰母女花】

闪电划破乌云密布的天穹,瞬间把夜空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紧接着,一声惊雷炸响,天地风云变色,暴雨从黑色的天幕倾泻而下,山野中就连野兽也都纷纷避雨不见了踪迹。 可是在高大陡峭的绝壁峰上,两个手持青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