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專區

排序:

【工厂大妈欢乐多】

我叫小马,今年19,天生不喜欢读书,职高毕业后我来到我舅舅的厂子上班,因为亲戚关系,刚进来就当了保安队长,舅舅的厂子是镇里最大的民营企业,大约有500多号人,我每天的的工作就是带人巡逻什么的,可我

【古墓腥传】

襄阳城召开的武林大会正在如火如荼的举办着,一人多高的擂台上,天下各路英雄豪杰们都各使平生绝学,一对一对的激烈战斗着。 「不要……这样、这样真的能找到过儿吗?」面带潮红的小龙女仅仅披着一张近乎透明

【家妓的生活】

在简陋水牢的小笼子里,两个绝色女人相拥在拥挤的笼子中,她们轻轻的扭动着一丝不挂的娇躯沉浸在绝望而淫荡的亲吻中……米莉娅的美丽的檀口很柔软,冰凉的嘴唇里是一条炙热的香舌,和我同样美丽的香舌缠绕在一起

【铜板骚屄】

雨过天晴,一轮弯弯的弦月高高地挂在黑铁镇的天空上,即使是那烟筒里滚滚的浓烟也不能驱散银色的月光。在黑铁镇靠近贫民窟的一个挂着粉色布条的窑洞里,时不时地传出了女人的浪叫声和男人低沉的咆哮声。 在窑

【魔鬼的哲学】

这是一年的最后一天——除夕,正在下雪,天气冷得可怕。 一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在街上走着,小脸蛋冻成了青色。她的衣服虽然又旧又破,却遮不住苗条的身段。脚上穿着一双妈妈的大拖鞋,小脚通红,浑圆的脚踝上沾着

【开始喜欢强暴的感觉】

强奸了张友灵之后,我自己竟然也空虚起来,于是我开始在她房间中乱搜,我拿了她的几件较性感的衣服跟裙子,想带回去自慰。哪知道正要下楼,她妹就回来了! 她妹走到门口才叫了声姊姊,张友灵大叫她快走,我赶

【我肮脏的奴妻】

激情相拥后,似乎解开了什么的我替无力的妻子清洗了身体后,拥着妻子回到了家。 或许彼此都是太累了,虽然路上妻子似乎几次想要硬撑着对我说些什么,但已经见底的精力让我无法在开车的同时继续分心聆听,发现

【冰恋红楼之鸳鸯】

关鸳鸯的僧房门被打开了,狱卒王大发走了进来。今天要卖掉贾府的丫鬟,所以一大早牢头就让大发去把关在僧房里的丫鬟们带出来。可是屋里的一切却让王大发吃了一惊,鸳鸯的破棉袄掉在地上,而她本人却吊在了房梁上

【美丽的母狗女奴调教录】

第一章 我叫韩柏,今年22岁,因工作的原因调动到了XX这边上班,远离了父母,生活就更加的无拘无束了。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的,这时候的房子左边是一室一厅的房子,而右边是二室一厅的,刚搬进来的时候

【女屠杨传奇】

明朝嘉靖年间,杨州城东有一条狮子街,街中有条秀女巷,巷底横着一个屠牛场,场主姓申,单名一个侯字,他为人忠厚,经商有道,几年下来,积攒了一笔不小的家产,在广储门外杏花村购买了一个宅院,二十岁那年,经

【网钓少女天性淫贱】

不知道朋友们有没有看女人嘘嘘的欲望,反正我有,所以我又是变态了,不 过变态的都是很刺激,不是吗? 接下来,我更走近了蹲在那里的王可,绝对一副变态色魔的模样,同样变态 的色魔的语气非常猥琐的说:「要

【乡间小路的强奸】

第一次的行动顺利得超乎成的想像那个女孩叫红,17岁,正在学校上高二,高高的个子,胸膛发育得不错,乳房在白色的连衣裙下鼓鼓囊囊的,圆润的屁股走路时在裙子里面一扭一扭的,当裙子被晚风吹向背后的时候,裙

【強奸了性感表姐】

我和表姐其实没有血缘上的关系。 她是我舅舅二婚的老婆带的孩子。表姐今年24比我大两岁,自己住在男朋友家。自从舅舅二婚以来,表姐经常到我们家来,每次来都带一堆东西(真孝顺!)看我舅舅。 表姐的男朋

【女王的堕落】

我冷冷的望着乱哄哄的会议室,一张张丑恶而变形的脸面,心里一阵鄙夷,男人,就是这样的一副嘴脸。这样的男人理应永远的被我们女人踩在地上,狠狠的践踏! 「哼!」轻轻的鼻音吐出,却似一阵风霜刮过,会议室

【妈妈的日记遇见大师】

妈妈到好友家聚会,一群女人边烤肉边聊着八挂,大家都说妈妈最好了,老公都在大陆,想做什么都可以,妈妈有点不屑的笑着说,有这种老公不如没有好,谁知道他在那里干些什么,接近进了晚上十点,总算结束了八挂烤

【他人奸淫我妻】

俗语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然的话,早晚都会被查觉到的。 某日下午三点多钟,她的丈夫丁大成,正好到这高级花园洋房的地区,来见某公司总经理,接洽一件订单公事,办完了公事刚刚发动了机车的引

【被群奸后的抉择】

两年前的一个晚上,我经历了人生中最难以启齿的一件事——我被群奸了。 那件事至今仍让我刻骨铭心,我所遭受的痛苦与享受的激情也许今生今世都会让我无法忘怀。 那时我21岁,有一天,我的男朋友邀请我去

【强暴】

夏日的午后,我独自一人坐在咖啡屋里,品着咖啡,想着心事。咖啡屋里的人很少,除我之外,还有一桌(四个男人),但看起来,像是男老板的朋友。他们低声谈论着什么,并不时的向我这边望,我并没有在意,心想,也

【杀手旗袍娘白美凤】

在一间偏僻的酒吧里,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坐在那里喝酒聊天。其中有两位性感美女格外吸引人的目光。一位是大波浪马尾的成熟女人,脸上戴着遮挡住半边脸的黑色面纱,一双露出销魂的媚眼,穿着黑色吊带低胸连衣短

【遥控母女】

「我回来了!」凉宫春日推开家门,喊了一声。 然后便自觉地脱掉了包裹着黑丝小脚的皮鞋,换上了家居的拖鞋。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呢?」凉宫春日有些疑惑地喊道,毕竟平常凉宫春日的爸爸妈妈都会出来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