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倫小說

排序:

【妈妈的春光】

这天我应聘了几个新单位后回家吃饭,一进门看到妈妈正在家里拖地,今天她到是没穿背心,换上了一件领口很大的开衫,刚开始我对着她的侧面还没什么,等妈妈拖完客厅,转过身来打扫过道时,我心跳骤然加速了,妈妈

【我替姐姐开雹】

不知是否别有用心呢,大姐经常穿着睡衣、短裤在我俩的卧室之间两头跑,久了倒也不觉得什么。 但正因为如此,也在无形中制造了机会,开始了我们之间不同寻常的亲密关系。  这天晚上,我走进大姐房中,因为天

【网交朋友的妈妈】

亮是我最好的朋友,每次有空就去他家玩。他老爸是医院的院长,家里比较有钱。但身高只有1米6,有比较胖。他的妈妈有40多岁了,但是穿的很时髦,而且皮 肤很好,虽然算不上美女,但是成熟的别有一番韵味。每

【背德的乱伦】

这天下午,在打理好女儿之后,我已经直接将胸罩给脱了,只留下白色的衬衫在上半身。我也注意到儿子似乎很喜欢丝袜,因此穿了一件透明的粉灰色丝袜搭配紧到不行,仅能恰好包住臀部的黑色丝质短裙,就只等着儿子回

【妹妹和女友在一起的尴尬】

一二节课上完,人群移动换教室。庄逦和妹妹一致认为先吃点东西!当庄逦拉着蹇墨三人一起奔校内餐厅时,妹妹不住的想,蹇墨什麽时候也加入到好基友的行列中了? “下午没课,我们三个开个小派对,晚上睡我家。

【心旷神怡于表哥】

我姓赵,闰名倩儿。今年刚及笈,是赵家唯一的小姐。本来,我应该像其她的大家闰秀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过着清静、单纯、自在的生活。但是,我越来越觉得身体里潜藏着一只怪兽,总是搅得我心烦意乱,浮燥不

【爱情祭品.古嘉鱼】

澎湖列岛最南端的七美屿,人称爱情岛,北风呼啸的冬天,游客却步,给人一种凄凉! 我昨夜去阿嬷老宅,又空等一整晚了! 打开窗,天空是灰色的,彷佛我的的心情。转头看窗台边那盆天人菊,它挺起花苞了…我

【可爱的好妹妹】

妹妹抱着杯橙汁有些心虚的看蹇墨,蹇墨看了妹妹一眼俐落的喝尽了杯中的酒。妹妹松了一口气。接下来的场面就失去了妹妹的控制,看着酒瓶一个个变空,妹妹想阻止两人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两人一来二去的喝倒了一

【公公媳妇之间的肉搏战】

一袋烟的功夫,孙老头终于背着苏岚赶到了木屋的所在,由于年久失修,这件木屋破败不堪,空空如也,但幸好屋顶很黏实,挡雨倒是没有问题,苏岚踮着脚尖找了地,身上满是水痕,清凉的短发贴在小脸上,朱唇皓齿,楚

【舅妈母女花】

那个激情夜晚之後,我的人生掀开了新的篇章,我着迷於在大街上走在前面的三、四十岁的中年女人,尤其是身材高挑,端庄美丽的女人,她们那丰满的腰身、肥大的屁股、成熟的风韵都让我心动不已,我觉得她们是最美的

【我的真实生活】

这天中午,一个人闪进来。一看居然是丈母娘!从她害羞的表情里猜到几分。果然告诉我说,她已经向女儿说了,本以为女儿会考虑很长时间,哪知桂花随随便便就答应了,愿意和母亲分享自己的男人……我高兴得手舞足蹈

【老姐老妈和我的观星记】

小时候,妈妈经常讲些星星的故事给我们听。 我的头放在妈妈胸前,老姊就拿妈妈的大腿当枕头,听着妈妈温柔的声音,不久,旁边又响起老爸的鼾声。 因此,对天上的星星,我从小种下深深的兴趣。 国一时,

【母亲为儿子吃避孕药】

母亲为儿子吃避孕药 这天很晚了,儿子还没有回来,中午儿子说晚上机关开会,要晚一些回来,母亲做好了饭等他,女儿明天要上学,母亲让她吃过饭去写作业。 儿子回来了,他喜滋滋告诉母亲,领导找他谈话,表

【妈妈陪我在澳洲留学的日子】

我叫张明,十五岁,在澳大利亚悉尼的某公学年中三,妈妈许颖三十六岁,陪我在异国留学念书已经快两年了。妈妈虽然人近中年,但一米七O的身材加上天生丽质,惹得当地不少人睽视!因为爸爸在国内,渐渐地有了些风

【占有妈妈和姨妈】

美纱子的妹妹田中悦美子来到一彦家中做客。 美纱子本姓田中,嫁给雨宫洋介之后随夫姓雨宫。田中悦美子今年二十六岁,比美纱子小了两岁,最近刚刚跟她老公离婚,她的美貌其实还在美纱子之上呢。 「叮咚」,

【爱上喜欢穿丝袜的母亲】

有些事情,人是无法控制的,因为人有七情六欲,我永远也没想过会跟妈妈发生关系,而且还是端庄美丽的妈妈先勾引我。 我叫小斌,今年18岁,长得还算英俊高大,喜欢打篮球,所以身材非常好,虽然没达到肌肉男

【我的姐妹让我告别童身】

回到家里面,天都黑了,妈妈妹妹都在等我吃饭。边吃边问我今天在学校有没有闯祸,我告诉妈妈我在学校一直很老实的,妈妈对我在前天学校大出凤头很不满意对我说“小峰啊,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到现在还让我不放心,

【妈妈,我好想你!】

「妈妈,我好想你!」 我哭着,泪流满面,好像自己被关进了天地间的清冷牢房里,抓着铁青色的冰冷铁窗,手中锥心刺骨的痛,冷到心房,可眼前看到的一切,让我更加的心痛。 我的妈妈,形销骨立,清艳无比,

【幸福的单亲家庭】

一户寻常民宅的客厅里,传来阵阵肉体剧烈碰撞的打击声。伴随着噗哧噗哧的水流响声的,是一对男女不住喘息的婬靡交响乐。 「呼……呼,好深啊……啊啊啊啊,宝贝,再用力点,捅死妈妈……」「妈妈!你的小泬实

【我和母亲,大爱深情真乱伦】

我出生在南方的一个小山村,离家不到10分钟路程就有一条永不干枯的小河,小时候经常脱光衣服在河里洗澡。 越过小河是一片高山,山上长着松树、杂树和草,并不长有经济价值的果林,小时候经常在山上放牛、打